" />" /> 黄金时代 鲁迅
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綿綿思親情

2019-05-12 13:59    來源:煉鐵廠    作者:亢軍俠    攝影:亢軍俠

        “五一”節前后,朋友來我家串門,聊起她老家新蓋的房子和公公婆婆身體健康、弟兄姊妹幾個都搬到城里了,頓顯出一臉幸福的模樣。我聽著聽著思緒就飄向遠方了,似乎也看到了遠在故鄉的老爸老媽。頓時感慨,是啊!好久沒有回家了,心里那淡淡的牽掛應該就是鄉愁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陽臺窗戶前,我想起了那年小時候上學的光景。由于八十年代的農村,經濟發展還很落后,家里日子過的貧窮,家里大部分的收入來自地里的莊稼。除了地里的農活,母親經常做些納鞋底、紡線織布、縫制衣服等針線活,總想著法子節省開銷將一家人的吃喝穿戴經營起來。我上學的書包是母親用許多不同顏色的碎布片縫補起來的,每次出門,母親都為我整理好書包,目送我蹦蹦跳跳去上學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高中,距離家里稍遠,每天母親看到我天微亮就步行去學校,便不顧一切央求父親要給我買一輛自行車。記得父親從縣城買回來自行車時,一家人高興地圍著看,我摸摸手把,轉轉車輪,那新奇勁兒別提多高興了。每遇星期天就約同村的幾個朋友,一起在曬麥子的場里學騎自行車,而母親就跟在車后邊一路小跑,以防我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來我去外地上學,家里的事情了解的漸漸少了。但不用質疑,母親一定還含辛茹苦地操持著一家人的衣吃住行。學校畢業后,我有幸進了龍鋼上班。還記得報到回家那天,母親高興極了,在家里便支起了大油鍋,炸油餅慶祝。逢人便說我家也有吃商品糧掙工資的了,似乎往后的日子終于有了盼頭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來我成了家,母親每逢節氣,就會給我送花饃、棗糕等,用農村人樸實的習俗表達著她心里那份牽掛,可惜當時的我沒有仔細體會過母親那種內心深處感情的淳樸和厚重,也許是那時年輕,不懂離別,很快就在忙碌間忘記了那份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次,我回到故鄉,看到母親頭發漸漸花白,細細的皺紋爬上了她曾經光潔的額頭,原先整潔的牙齒也松動脫落了幾顆,滿眼的淚珠在眼眶里忍不住翻轉,我才突然驚覺,我和母親的親情緣分是日漸稀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一過后,驚覺馬上就到母親節了,隨即和朋友寒暄幾句,趕緊收拾行李,踏上了熟悉的回家路途。剛下車,母親就噓寒問暖我現在生活怎樣。嫂子也打趣地說,“你看花壇邊上的棉拖鞋底子都透了一個窟窿,媽還舍不得扔,念叨說是你買的!”我心里咯噔一下,越發慚愧。母親聽說我想吃藤蒿蒸菜,她歡快地收拾了一個竹籠和鐮刀馬上出發,說對面山坡上有一大叢沒人采摘過,我趕緊跟隨母親一起出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路上,看著七十歲的母親日漸佝僂消瘦的身影,都說愛笑的眼睛不會哭,而我眼前的視線卻越來越模糊了……我不敢對視母親的眼睛,但我也不能阻擋歲月的離去。終感慨有一天母親會消失不見,我將會變得怎樣的孤獨,就像小時候無能為力失去心愛的玩具,那種不舍和失落無人能懂嗎?天空漸漸飄起了雨絲,我仰起頭,讓雨水盡情地沖刷我心里的淚,還有人會和我如此親密無間嗎?山依舊,水長流,而我們腳下已不是昨日的那片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盞離愁孤燈佇立在門口,歲月在墻上剝落看見小時候,猶記得那年我們都還年幼,而如今琴聲悠悠我的等待你沒聽過……”就讓我在這母親節來臨之際,輕輕唱著這暗示著血肉親情的歌曲,表達我對母親的思念。現唯有振作勇氣,珍惜眼前幸福,才將不負母親所托。歲月悠悠,母愛悠悠,綿綿思親將永無盡時。

上一篇: 姑姑的裁縫鋪
下一篇:篤卷知味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企業郵局 | 聯系我們
電話:0913-5182222 5182333 傳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2014 陜ICP備05004228號

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黄金时代 鲁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