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 />" /> 黄金时代 鲁迅
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我的祖父

2019-10-10 22:43    來源:行政管理部    作者:母果帥

        對于祖父的記憶其實并不多,有些許的遺憾,還有些許多的不滿。記憶最深的是每個大年初一的晚上,祖父總會借著酒勁讓本應歡愉的時間變得嘈雜。孩時的我并不知道為何祖父要這樣,但卻因為祖父的行為我對每年的春節并沒有太多同齡人的期盼。

        祖父年少時被抓壯丁服兵役,經常聽他講他曾經是閻錫山的警衛連連長,講他如何在戰場上生存下來,講他腿上至今還有一塊榴彈的碎片。無法去考證這些故事的真偽,但是至少在那個動蕩的年月,被抓去做壯丁的那段日子里他應該過得并不好,也可能因為幾年戰火的原因,讓本身就倔的脾氣外加上當兵的原因變得更加無理、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祖父在家中排行十二。因為他見火就著的性格,跟十三爺的恩怨在他彌留之際他也沒有選擇釋懷,就連所謂的遺囑也是不要十三爺回來送他。到現在我也不知道兩個兄弟能有多大的恩怨,能致死不休。早年間因為家里成分不好,又加上祖父脾氣倔凈得罪人,讓家里的日子過得越發緊巴。等到改革開放,祖父憑著會點廚藝,在村里經常幫著鄉里鄉親做流水席,算慢慢的聚攏了點人氣。村里人一直都透著骨子里就有的樸實和單純,這種本質出了農村真的很難找到,所以那個時候誰家有個紅白事,幫廚都是免費的,事前主家備幾杯酒、幾份薄菜,幾顆草煙就足以。

        祖父是那段戰亂年歲的參與者,加上孩童時期長在一個富足的家庭,在我們那個只有幾百戶的村子里也算的上見多識廣的。記憶中關于祖父的記憶最多莫過于跟我講我們家曾經有多好的光景,村里的誰曾經就是我家的長工,再要么就是當年跟著閻錫山征戰的故事。可能中國人受儒家思想的影響已經到骨子里。我從小就特別喜歡了解我們家曾經的人、過去的事,在哪開了多少件鋪子,我祖父那一輩誰曾流過洋,現在依然喜歡回到村里聽村里上了年紀的說說我家曾經的事,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實的是我祖父那輩人很多都很厲害,有留過洋的、有在國民時期當過大官的,有在新中國初期當過領導的。祖父跟父親都經常說家里的老宅子曾經有一閣樓的書記字畫,只是文化大革命時期被遺憾的銷毀沒收了。遺傳這件事真的很難僅用科學去解釋,至少我很喜歡去主動地了解文字,了解傳統文學。當然我也像祖父一樣倔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,母親經常說你們這一家子什么事都是壞在這脾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祖父確實很倔強,就算在晚年85高齡被查出胃癌晚期,就算在生命最后的那一個多月的時間已經無法進食,還是倔著脾氣從命運手里奪下著些許時光。祖父跟祖母的墳旁父親栽了五棵柏樹,至于為什么是五棵我沒問過,父親也沒有解釋過,每次去祖父的墳前,能想到的卻總是我孩時哭鬧的晚上,他不知從何處帶回來的肉包子。能想到的還有祖父在98年那一年用兜里本來準備買煙葉的錢給我買了一把我喜歡的玩具槍,記得祖父在老家客廳跟我爭搶電視遙控器時被我氣得直搖頭。遺憾他沒有看見我成家,沒有喝上他曾孫的滿月酒,更沒有看見姐姐出嫁時十里八鄉道賀、親朋滿座的熱鬧。我在很多時候都會念起祖父,在每年春節總會想著他坐高堂我攜子叩安,想著……

上一篇: 另一種陪伴
下一篇:夏天 再見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企業郵局 | 聯系我們
電話:0913-5182222 5182333 傳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2014 陜ICP備05004228號

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黄金时代 鲁迅 1651693019094581297440064193559841921498294573342269748649156741695518972322408942661906336529117862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