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 />" /> 黄金时代 鲁迅
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土地

2019-10-24 09:10    來源:軋鋼廠    作者:高曉玲

        “往上數三代,都是土地人。”我也不例外,從土地里走出來,又成了土地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前,我的父母和幾乎所有的父母一樣,希望我靠讀書“跳出農門”。如今,我洗去了褲腿上的泥巴,卻也成了土地的陌生人。每每心靈需要慰藉,我都是回到這個生活了十幾年的村子,回到父母的身邊,在土地上走一走,心就落地了、踏實了、不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從上學到如今參加工作,總覺得自己是游子,心不落地,隔些時日就想往家里跑。回家,一定要站在門前去眺望對面的山上,漫山遍野的花椒樹,到了夏天火紅一片,此起彼伏。秋天的時候,看到家對面的田地里金燦燦的一片,竟有無限的惆悵。我的童年、少年都在這里度過,我熟悉這里的每一寸土地。河里哪塊螃蟹多,哪條田埂上的薺菜多,什么時候施肥灌溉,什么時候播種收割,我都知道。可如今,我離開了這里,再回來,卻成了土地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記憶里,夏收是最讓我傷感的。太陽火辣,蟬鳴聲此起彼伏,金黃的大地上,麥穗壓彎了身體,與大地道別;無數農民彎腰收割,汗水掉進土地里,滋養了亟待播種的玉米。那年八歲,父親和母親一大早套好車后就去地里,我起來在打掃家門口的衛生,突然見到母親急匆匆跑回來了,只見她用右手捂著手帕在頭頂,手帕已被鮮血滲透。我頓時慌了神,跟隨母親來到了村里的診所,醫生剪掉母親頭上傷口處的頭發消炎后便開始縫合。我看到了母線嘴角抽搐了一下卻沒有喊叫出來,我的心里像在滴血一樣,從母親和醫生的對話中我隱約覺察到發生了什么。我陪母親回到家后才得知父親去了縣里的醫院,父親沒有及時馴化好他的小牛犢,致使剛上路的牛犢不聽指揮,父親使出再大的力氣也沒能阻止一場意外的發生,母親被壓在車底下,鐮刀割破了頭部,而父親為了保護母親,被牛犢拽倒在身上踩了一腳。當父親回到家的時候,卻對我們笑著說:“沒事的,休息兩天就好了,你看。醫生還開了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個夏天,我和姐姐拼命地懂事,我們模仿大人的樣子幫助母親割麥子,幫母親把一捆一捆的麥子抱到車跟前,忙忙碌碌直到天黑。打麥場上,我和姐姐使出全身的力氣幫母親把碾出來的麥子推成小山。沒有風,麥子揚不出來,我們晚上就在賣場上睡覺。我躺在姐姐的懷里,抬頭看月亮,數星星。星星不多,一兩顆,我卻來回數了很多遍。七八畝地的麥子,要忙大半個月,每晚都如此。后來,父親身體恢復了,我邀功,想要一條漂亮的裙子,一旋轉,裙邊能飛起來的那種。父親夸我和姐姐懂事,能幫母親分擔農活,他答應會給我買一條那樣的群子。然而,我至今也沒穿過。我很感激那段歲月,我骨子里的吃苦、耐勞、堅持,都是土地給我的,都是父親母親給我的,抹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,父親母親依然在種地,可我卻很少有時間回去。休假回去了,也會去對面的地里走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歲月踏踏實實一步一步地從我們身上踏過,它一刀一刀地刻在父親母親的臉上。如今每次回去,我都會牽著父親母親的手在土地上走一走,這幸福的日子終究是有個頭的。多年后,我又能以何種方式與這片土地相逢?

上一篇: 行在秋雨中
下一篇:童趣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企業郵局 | 聯系我們
電話:0913-5182222 5182333 傳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2014 陜ICP備05004228號

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黄金时代 鲁迅 8456347926092165999303544097149275096302649284195369359783668724780547498988650720251597207619308628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